「在列陣子的推演中,我們已相遇無數次……」

因抑制器產生異化,被改造為赦免天使。記憶跟人格受到了顯著的影響,變得膽小自閉,在被艾達之子領袖「賢者」施加精神控制影響時,會變成無情的戰鬥機器。

平時不愛搭理人,想要獲得關注而沒能滿足時又會生氣,就像寵物貓一樣。

曾憑藉出色的劍技和戰鬥技巧,在海嘉德的各種S級任務中脫穎而出,僅用幾年時間便從普通幹事升職為高等執行者。

外表似乎給人一種高冷的印象,然而卻沒有想像中那麼難相處,甚至還有點濫好人的成分在裡面。

有著以寡敵多的實力,每次接受委託都能賺一筆相當高昂的傭金……雖說隨後立刻就會拿去敗光。

頭腦十分靈活,但基本上不聽別人說話,記不得不相關和對自己無意義的人和事。

沒有比賽彌爾更讓海嘉德高層頭痛的執行者了,她覺得沒意思的事情,就算點名要她去,她也會光明正大地曠工。

完全不以理念、善惡去決定自己要與哪一邊成為一路人,她從屬過這麼多個組織,卻又好像從來沒真正屬於過任何地方。

缺乏自信、患得患失,在意別人的看法大於自己的主見,因而容易敏感和憂傷,有時會因為一些小事憂心忡忡。

因為疾病而身擁怪力,可以輕鬆抬動需要機械手臂才可以搬運的重物。目前在海嘉德接受治療。

總是被各種謊言捉弄,得知真相的可可麗特每次只是懊惱地表達一下自己的氣憤,但似乎並沒有改變她總是相信他人的話這一點。

夏佐在外出探索時意外獲得的機械智僕,語言模組受損,講話有些奇怪,與莎莉的關係很好。

如果哪天來到班吉斯,沒有看到這位少女熱情地向你打招呼。不用擔心,那一定是——希爾達還在睡懶覺呢。

溫和耐心的笑容為招牌,有著公認出色的工作效率,是知名的好評的護士。因忙於事務,加上對自己要求較高,而長期處於疲勞狀態之中,患有嚴重的失眠症…

不管面對什麼事都很樂觀,偶爾會顯得得意忘形。收集了很多自以為好笑的冷笑話,時常拿這些進行表演。

因為自己被路過的好心人拯救,而存活下來,所以有一種報恩情結,努力想要像那個人一樣,在四處旅行的同時順便行善。

私人軍事承包商「維多利亞」開發的第一台超級戰鬥機器人,其老闆將自己已故女兒的備份意識資料傳輸進了烯的機體——作為她的「靈魂」。

赦免天使,是我的第二生命… 它並不美好,是一個冰冷、痛苦的囚籠…拋棄過去的一切,只為了苟活在這世上…

今天的數據很有趣,就像我預感的一樣,新的戰鬥模組、拭目以待吧。

我每天做很多很多的夢,夢的內容我也都清楚地記得哦!難道現在是我在夢裡和你說話嗎?

超究極的正義!超究極的勇氣!超究極的守護夜城和平的白核心超究極戰士!

說過很多次了,我不是偶像,也不是模特兒...

我很少在公眾前露面,但這絕非意味著我遠離人群,或者說恰好相反-我一直都默默地凝視著這座城市,以及維拉的每一處角落。

歡迎來到鏡都生態育培所,這裡是天琅、外號「店長」。要不考慮下這盆仙人球?擺在書桌上清新空氣,限時專享優惠喲~

貴安,拓荒者。我正在烹飪女僕特製煎蛋,如何?被煎得滋滋作響的聲音很悅耳吧……嗯?您不喜歡聽嗎?

不破隊長非常強大,是我和隊員們的依靠。不過有時候,她會對我叫她隊長一事有些抵觸。看我的眼神……怎麼說呢,似乎有點複雜?我到底是做了什麼……

助手席空缺…就由你來擔任了~事先說明,人身安全我是不會負責的哦~

有食物芬璃爾就可以幫忙!不過桃樂絲姐姐總說芬璃爾會被一碗飯拐走,怎麼會呢?假設芬璃爾還能活一年,一天三頓飯、至少也要……也要一百碗才行!

雨在手心滴落的瞬間,我總想著拓荒者要是能出現在身邊就好了。-我可以為你撐傘、遮擋風雨…你或許可以和我講講過去、說說你在亞夏維拉的經歷…

我生活在只有自己無光的世界、不斷啜飲內心的火焰…「初次見面,你好!我是魔客小隊的隊長、伊卡洛斯,請多指教。」

「光明的未來,需要溫柔的雙手去鑄就」我從未忘記我們的願望,我會誓死守護茵納斯。

新月之夜再次到來了,總覺得…意外地平靜……為什麼呢?

無論是仇恨還是喜悅、是愧疚還是期望……它們都能成為引領我前行的動力。

只要你身在離州,不管有哪裡覺得不便都可以隨時告訴我哦!我會立即趕來為你解決煩惱的,所謂——「刀山火海在所不辭」!

「啊啊、我忘記帶武器了…算了就用你當一天我的拳頭吧^^」

「我不是你們口中的那個人,溫柔、親情、拯救⋯皆不存在於記憶之中。」
「還有我沒有妹妹。」

「本大人是天章閣之主,請我出面是要付出場費的~」

「無差別毀滅也是優雅科學❤」

「用愛引發奇跡(?)該現象在科學領域發生的機率是……?」

「報告交不出來了,好焦慮啊…」

「年度最佳員工與好同事」
「想更了解我?那請用和你有關的情報交換吧~」

「我們可以接受失敗,但絕不能迷惘中自棄」

「兌州的天很冷,行動的時候要務必注意防寒裝備的運行情況,切忌著涼。」

「是第一次,見我跳舞嗎?」